新疆教培白皮书戳破西方谎言,土耳其记者:所有国家都可从中学到东西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8日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开展教培工作以来,新疆已连续近3年未发生暴力恐怖案(事)件,宗教极端主义渗透得到有效遏制。”16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白皮书,从在新疆设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以下简称“教培中心”)的背景、教培内容、培训工作成果等多方面对新疆教培中心有关情况进行了权威而详细的说明。众所周知,新疆是中国反恐斗争的主战场,一度面临严峻的反恐形势。然而一段时间来,国际上一些别有用心的势力,却不时对中国的新疆政策指手画脚,对新疆教培中心更是千方百计地进行污名化,甚至将其诬蔑为“集中营”。白皮书列举的大量事实有力地回击了西方的双重标准和偏见。中国社科院边疆所研究员许建英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此次白皮书的发布是一次顺应形势、有针对性的回应,配合胜于雄辩的事实,有助于让外界更好地理解中国治疆政策的考量与实际成果。

?

完全是尊重和保障人权之举

除了前言和结束语,《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白皮书共包括开展教育培训工作势在必行、依法开展教育培训工作、教育培训的内容、学员的基本权利得到保障、教育培训工作取得显着成效、探索出去极端化的有益经验等六大部分。

“新疆教培白皮书:取得反恐、去极端化重要阶段性胜利。”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援引白皮书的内容说,一段时期,新疆深受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之害。新疆通过依法设立教培中心,开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着力消除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滋生蔓延的土壤和条件,有效遏制了恐怖活动多发频发势头。白皮书强调,新疆开展教培工作,目的在于从源头上消灭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完全是尊重和保障人权之举。

台湾《联合报》网站称,白皮书提到,进入教培中心的学员有三类:一是被教唆、胁迫、引诱参与恐怖活动、极端主义活动,或者参与恐怖活动、极端主义活动情节轻微,尚不构成犯罪的人员。二是被教唆、胁迫、引诱参与恐怖活动、极端主义活动,或者参与恐怖活动、极端主义活动,有现实危险性,尚未造成实际危害后果,主观恶性不深,能够认罪悔罪,依法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自愿接受培训的人员。三是因恐怖活动犯罪、极端主义犯罪被定罪处刑,刑满释放前经评估仍有社会危险性,人民法院依法决定在刑满释放后进行安置教育的人员。

1994年出生的买合亚力去年11月25日从教培中心结业。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自己在塔里木上学期间,受到了几名来自喀什的室友的影响。她们穿着黑衣,每天在宿舍做“乃玛孜”,甚至拒绝食用包装袋上有汉字的食品。后来,她的一位朋友逐渐发展到进行更严重的极端暴力行为并因此被判刑。“如果早点有教培中心,可能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恐袭,我的朋友可能也不会走上歧途。”买合亚力向记者感叹道。谈到自己,买合亚力说,她未来想成为一名公务员,“要做一名独立的女性”。

《印度斯坦时报》16日报道中提到的两组数据充分印证新疆教培工作的显着成效:据不完全统计,自1990年至2016年年底,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暴力恐怖势力在新疆地区策划实施了数千起爆炸、暗杀、投毒、纵火、袭击、骚乱、暴乱等系列暴力恐怖案件,造成大量无辜群众被害,数百名公安民警殉职。而自开展教培工作以来,新疆已连续近3年未发生暴力恐怖案件。俄罗斯《观点报》称,白皮书指出,中国在新疆通过开展教培工作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已证明了有效性。

有力回击西方抹黑

一段时间来,教培中心是一些对中国充满偏见的西方人士及媒体炒作新疆问题时的重点,有的甚至未经了解就诬蔑教培中心是“集中营”。像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之流就曾多次拿新疆问题说事,抹黑中国。

事实上,这些指控完全脱离事实。《印度斯坦时报》16日报道称,白皮书表示,教培中心属于学校性质,根据反恐和去极端化的实际需要,设置了以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职业技能以及去极端化为主要内容的教学课程。教培中心注重将课程学习与实训操作相结合,实训操作是实践教学,不是在工厂务工,不是在企业就业,更不是强制劳动。

2018年12月从阿克苏教培中心结业的木沙江·毛拉阿尤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自己在学习期间,每天晚上都能通过微信和家中的妻子聊天,也曾因父亲生病住院、自家店铺里生意繁忙、需要去乌鲁木齐进货等事由多次请假外出。木沙江说,在教培中心,除了法律知识,他还选修了手工艺品制作的课程,“我原本在一家小手机店工作,手工艺品制作和手机维修类似,也是十分细致的工作,这项技能对我结业后的生意十分有用”。

“有一些西方媒体之所以持续炒作新疆开设教培中心,除了有意的污名化,也是因为这是一个他们不熟悉的模式。依靠‘路径依赖’或固有成见来理解新事物,就很可能造成曲解和误读。”西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执行院长钱锦宇教授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教培中心是中国在法治化的基础上,结合自身情况探索出的反恐与去极端化的新方法,它作为一种制度化的安排,其意义不仅在“治标”,也在“治本”,通过教育以期实现人和边疆地区共同的可持续发展。

对于一些别有用心之人的故意抹黑,白皮书中强调,国际上有的国家、组织或个人在反恐、去极端化问题上搞“双重标准”,说到底是对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袒护、纵容,严重违背了国际道义和人类良知,为一切善良和正义的人们所不齿。

土耳其记者:所有国家都可以从中学到一些东西

新疆的教培工作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自2018年12月底以来,一些国家驻华使节、联合国官员、有关国家常驻日内瓦主要外交官,以及一些国家政党、社会组织、媒体记者和宗教团体等40多批、近千人到新疆参观访问。这彰显了中方的开放态度,许多人通过实地参访理解了新疆开展教培工作的紧迫性和必要性。

上月,新加坡《海峡时报》记者采访教培中心后刊文,介绍了多名学员培训前后的转变。文章称,毋庸置疑,从国家治理的角度,中国在新疆的做法是富有成效的。报道还提到,2018年新疆旅游业大幅增长,共接待境内外游客超过1.5亿人次,其中境外游客超过260万人次。

“新疆的教培中心是(中国)思想动员工作的一个典型案例,它已成为新疆经济发展和就业一个动力。”土耳其《光明报》日前在一篇报道中写道,新疆2016年至2018年新增就业人数140万,短短几年中经历了现代化的跨越式发展,而教培中心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这篇文章的作者、《光明报》记者阿科奇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今年7月参访完新疆教培中心后,他得出的结论是:中国正在反恐斗争中为世界树立新的榜样,“教培中心照亮了许多年轻人原本黑暗的生活,所有国家都可以从中学到一些东西。而西方媒体却将此颠倒了180度报道,这真令人担忧”。

【环球时报记者?白云怡?环球时报驻外特约记者?辛斌?李勇?柳玉鹏】

?

作者: 来源:环球时报 天山网

政府网站标识码6531010001 新ICP备10002580号 新公网安备65310102653106

主办:喀什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地址:喀什市人民东路55号 邮编:844000

承办:喀什市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传真09982823386